红包拿来返回

联合报社论/一个败选内阁,多少政策「债留子

更新时间:2019-11-07

时隔三年半,蔡政府的形象变化前后判若两人。初上台时,说的是「谦卑、谦卑、再谦卑」;如今,表现出来的是「得意、得意、又得意」。当初,宣称要追求世代正义及转型正义;而今,做出来的是债留子孙与东厂追杀。当初,满口承诺要解决问题;现在,做的却是大言不惭的撒钱买票,并製造更多社会不公。
 
蔡政府最近挥洒补贴买票政策的手笔,到了令人目不暇给的地步。各部会刀剑齐发,源源不绝地端出,有时则在造势场合随口发布,完全违背民进党在野监督国民党时诉说的那套准则,丝毫不顾政策的正当性、公平性与社会观瞻。蔡总统稍早还自夸,蔡政府是最「遵守财政纪律」的政府;但她和苏揆最近挥霍的补贴及买票政策,简直把国库当成绿营专属的「选举财库」来掏,把财政纪律踩在脚下。
 
综观蔡政府近期开出的「大撒币」政策,可分成三类:第一种,是「现金型」的短期补贴措施,诸如旅游补助、夜市抵用券、农机补助等「即发即用」的好康,让民众有立即甜头可尝,效期多半到选后即止。这类政策,有些是为掩饰政府政策失当,拿金钱当膏药为民心止血;有些则是看准特定族群可能动摇「跑票」,特别开政策支票来收买固桩。问题是,讨好了特定对象,对其他未受惠者就是不公。
 
第二种,是「兴奋剂型」的建设和优惠,例如高铁南延及高铁东伸,乃至农保增设年金制度等特大号的政策支票。这些支票虽属长期性质,但足以勾起相关民众的美好想望,而可能投执政党一票;至于政策未来如何实现,执政者并不在意,只是先说为赢。这类政见为求速效,多半缺乏完备的可行性评估和财政规划,但凭主事者满口吹嘘,却留下长远的环境争议及债务风险让后人承担。
 
第三种,是「制度破坏型」的红包拿来政策,以动听的名目包装不公的资源分配。例如,苏揆未经讨论即擅自废除「印花税」来讨好建商等特定产业,为鼓励台商回流而大举奉送额外的「利息补贴」;这些,都是牺牲税制及税收来讨好工商企业。更讽刺的是,蔡英文三年前打著「世代正义」的旗号大砍军公教年金,如今放著即将破产的劳保年金改革不顾,却为了选票宣称要发放比劳保更优惠的「老农年金」。试问,当初以「财政无法支应」为由而砍杀公教年金,如今,财政又可供政府任意挥霍了吗?当初说的义正辞严的「世代正义」,如今又被丢到哪裡去了?
 
对于苏贞昌所领导的「败选内阁」,一般人只看到它表面上的「敢衝」,有人甚至误以为是昌仔魄力宏大。殊不知,这种「真敢」精神的背后,只是苏揆以国家的制度和资源对蔡英文进行个人效忠罢了。苏贞昌十几年来多次投入选举未曾胜选,主要是选民无法认同他的行事风格;谁料,蔡英文却刻意提名他出任阁揆,这不是藐视选民是什麽?这麽一位缺乏民意正当性的人,选民难道只能沉默接受他对财政的挥霍?
 
交通部最近还提出一项前所未见的大胆措施,计画删除地方铁路立体化建设的「自偿率」审查门槛,原因是地方的计画经常灌水。引发争议后,林佳龙还狡辩说,别把地方「当三岁小孩」。这话说得颠三倒四,地方政府当然不是三岁小孩,否则为何会去对自偿率做手脚?但自偿率的审查,就是为了避免地方好大喜功,不顾财政负担去做一些不必要的建设;而林佳龙现在的对策,却是取消审查门槛。此举,是说地方可以掩耳盗铃,而中央也会装作听不到吗?
 
更别忘了,苏揆夺走了地方一百多亿的印花税,迄今还没说要怎麽还呢。国家的资源、财政、制度今天落在「败选内阁」手裡,不断地挥霍,不是「债留子孙」,要留给谁收拾?